時間只會不斷地往前

 

人也一樣 只有不斷地向前進 才能看到最棒的陽光

--

睜開些許迷濛的眼,映入眼簾的是粉紅色的蠟塊,還有一些其他顏色的細碎蠟粉,藍的、黃的,還有白的。

小草有些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些奇怪的東西,嗯,還有一張皺掉的紙,這是什麼呢?怎麼會在這裏啊?

視野開始延伸出去,先是地板,然後是沙發……啊咧?沙發?

小草愣住了。

奇怪,這裡不是客廳嗎,她怎麼會睡在這?而且還有被子跟枕頭……

思考能力逐漸回籠,小草迷迷糊糊的坐起身,然後在她完全清醒,並且意識到那些粉色蠟塊跟蠟粉很可能是什麼之後,她緊張的整個人跳起來!

「慕斯!」

『幹麻?』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從她背後飄出,這讓小草嚇得耳朵跟尾巴都豎了起來,還很順便的膨毛。

「嚇、嚇我一跳……」拍著胸口,小草回頭看去,不看還好,這一看她差點又要尖叫了,因為她看到的慕斯不但還維持著時守的樣貌,甚至還是半透明的!「天啊!慕斯,你你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她緊張的想要碰觸對方,卻發現自己的手穿了過去,「奇怪,碰不到?」剛剛在那個奇怪的空間裡頭時,都還碰得到的啊,怎麼現在不成了呢?「怎麼會這樣……」

看著明顯緊張起來的小草,慕斯失笑,『笨蛋,我現在是靈體啊,妳要是碰得到的話就該輪到我緊張了。』在虛空之中,因為大家都一樣是意識般的存在,所以沒什麼問題,但是回到現實之後,失去身體的他已經沒辦法碰到一般人了。

「靈體?」歪歪頭,小草努力在腦袋瓜搜尋著同義字,下一秒,她用力指著慕斯大叫,「呀!慕斯你變成鬼了?」

『什麼鬼啦,別說得那麼難聽,』慕斯很想給小草一發強力撞擊,可惜他現在半透明的碰不到人,更別提什麼撞擊,『我的身體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消失了,而妳畫給我的那個……被我弄壞了,』不太自在的看向地上的蠟塊跟紙張,慕斯有著歉意,『對不起。』

「沒關係啦,但是你現在這樣子……怎麼辦?」

『嗯……』怎麼辦啊,沒有身體還是不太方便的,『要不,再畫個給我吧?』

「啊?」

『用妳現在的筆跟心情,再畫一個給我吧,』微笑地看著小草,慕斯說,『這次,我一定不會再弄壞了。』

「嗯!好!」用力點頭,小草立刻衝上樓將畫紙跟蠟筆拿出來,而當她坐上書桌打開燈,準備要開始動筆的時候,她停了下來,有些遲疑的轉頭看向此時正慢慢飄進房門的半透明靈體,「……那個,慕斯啊……」

『怎麼了?』

「要把手加長嗎?」

………

……

『……還是維持原狀吧。』在腦中稍微想像了下手部加長版的粉色毛球後,他覺得,維持本來那種圓嘟嘟的美感看上去感覺可能好一點,也比較習慣。

「好,那首先,是圓圓的身體……」提筆,小草低喃著慕斯熟悉的句子,手上畫了起來,「捏起來的感覺是很柔軟的,然後身體要帶點粉紅色……」

這是他漂流在虛空之中,就快要連自身存在都放棄時所聽到的話語,是拯救了他並且讓他得以繼續存在的語言,對他來說,這些話不只是一個孩子的童言,而是穿透了黑暗的光。

「還要有鈴鐺,再配上緞帶……還要有跟我一樣的耳朵,再給你一條可愛的小尾巴……」跟慕斯回想起一樣的東西,小草這時候也意識到,她無意間說出了當初她第一次畫出慕斯來時說的話。

然後她停了下來。

畫紙上,一隻粉紅色、圓滾滾的可愛毛球已經快畫好了,只差塗上眼睛。

「快完成了……」小草輕輕地說,撐著已經變得沉重的眼瞼,她緩緩轉頭看向半透明的那人,「要叫你什麼好呢?」

記得慕斯之前有說過,他已經想起了他真正的名字。

那麼現在,她是不是應該要換個叫法?

看著小草帶著詢問的眼神,他的嘴角揚起柔和的弧度,他的名字,是克羅諾斯,但是現在,他只想成為小草的慕斯,所以……

『還是叫我慕斯吧。』他說,而小草燦爛的笑了。

「好!」

大力點頭,小草替紙上的可愛毛球點上了眼睛,下一秒,一道光飛進了圖畫之中,然後一團粉紅色的毛球跳了出來。

『呼哈,』慕斯站在空白的紙上,伸展了牠短短的手,然後飄起身子讓自己的額頭抵上了小草的,『我回來了,小草。』

「歡迎回家。」

 

咚地一聲,紫羅蘭從客廳的沙發上掉了下來,幸好沙發並不是很高,所以摔下來也不會很痛,她睡眼惺忪的坐起身,揉了揉自己有些凌亂的頭髮。

「終於回來了,真是折騰人啊……」稍微活動活動自己的關節,紫羅蘭起身來到晶洞旁,將放置其中的紫水晶拿起重新掛上頸子,「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穫。」因為她聽見了艾米的聲音,雖然只有一小段時間,但是讓她感到非常開心。

『在未來的某一天,妳還會聽見的,』一點紫光從水晶裡飄出,艾米的話化為字句顯像在紫羅蘭的心中,『這次守望者幫了很多忙。』

「是啊,不過為什麼它要幫我們呢?」那個黑色的眼睛,一直都給她種很溫柔的感覺,而且也不斷地對她們伸出援手,可這是為什麼啊?

『因為妳們心中持有善意,』艾米的光芒繞著紫羅蘭飛舞,『守望者無法對善意視而不見,是妳們想要保護什麼的心情打動了守望者。』

「是這樣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順了順頭髮,紫羅蘭席地而坐,「我那時候沒有想太多,只覺得既然有『只有自己能做到的事情』擺在眼前,那就沒道理不去做。」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是選擇視而不見的,』精靈之光訴說著現實,『我很慶幸紫羅蘭妳不是這樣的人。』

「如果我是的話,妳也不會跟我在一起了吧?」

『當然。』

「呵呵……」她就知道,「對了,不知道小草跟老闆娘她們現在怎麼樣了。」

『放心,她們已經安全的回去了,守望者與監視者之間的契約無法被違背,所以監視者現在已經無法再做出任何動作,在守望者的守望之下,小草跟那一位會很安全的。』

「這樣啊,」那個黑色的眼珠還真是幫人幫到底呢,「對了,艾米。」

『嗯?』

「在我睡著之前,妳說的那個自然之聲是指什麼啊?」比了比被她放在廚房那邊的小盆栽,紫羅蘭說,「就是關於那個盆栽的……」

『那個喔……』艾米神秘的繞了幾圈,『那是秘密喔~』

「啊?」秘密?

『等到花開的那一天,妳就會明白了。』那是老闆娘送給紫羅蘭的驚喜,她才不要預先戳破呢。

「這種說法實在是讓人介意啊。」

『呵呵,未知總是會令人充滿期待與刺激的,我們就靜靜等待花開吧,』艾米的光點晃了晃,接著回到了紫水晶中,『在虛空之中度過了一段時間,妳應該也累了,休息下。』

「嗯,是有點想睡了。」同意的點頭,紫羅蘭打了個哈欠,聽從了艾米的建議爬向床鋪,因為疲憊的關係,她基本上是沾床就睡。

廚房的盆栽隱隱有光點流瀉而出,可正在熟睡中的紫羅蘭完全沒發現,不過,就算她發現了,可能也沒有心力去管了吧,在虛空中行動消耗掉她不少精神,她真的是累了,所以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月見是在自然之聲的簇擁下醒來的。

輕輕地睜開眼,她看見的是熟悉的店,耳邊傳來了自然之聲們放下心來的嘆息。

『妳醒了,感覺如何?』百合的精靈之聲關心的問道。

「嗯……有點倦,不過還行,」勾起了熟悉的微笑,月見看了看四周,「……『她們』,有跟著一起回來嗎?」

『妳是說那些古老的花精嗎?』

「嗯。」月見點頭,打從知道那些溫柔的花精為了慕斯所做的一切後,她就非常希望能給這些精靈一個棲身之所,所以她拜託百合前去溝通了,只要她們願意的話,這塊地方將會為她們敞開。

『放心,月見,她們一起回來了,只是……語言不太通,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說話。』

語言不通?

月見呆了一下,「可是剛剛……」剛剛她還有跟她們說過話的。

『剛才大家都處在意識體的狀態,不論是語言還是什麼,都是利用意識進行交流的,而意識並不存在所謂的溝通障礙,』百合在月見身邊低語,『因為這樣的緣故,不習慣用意識交流的人都會耗掉非常多的精神。』

「所以我現在才這麼想睡啊……」她的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是的,妳現在會醒來,純粹是身體對於意識回歸的反射動作,為了讓妳重新掌握身體,醒來這個動作是很必要的,』細心的跟月見解說,百合之聲輕柔溫婉,『現在請安心地睡吧,大家都平安無事,沒有需要月見操心的事了,所以安心地睡吧。』

好好休息一晚,然後等待另一個明天到來。

自然之聲緩緩地哼唱著溫柔的曲子,月見的眼睛緩緩地閉上,在精靈的搖籃曲中墜入了夢鄉。

風信子在這時飛了出去,化作一流光消逝在夜晚的街道上,與另一個光點會合後,兩道光一起來到了小草的家。

小草已經睡了,她睡的很熟、很香,雖然還有很多事情想問,很多話想說,但她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小小的身體需要休息,所以在畫完圖之後,她就沉沉地睡去了。

那兩道光來到了慕斯的面前,低聲地報了平安的信息。

『都沒事嗎?太好了……』聽著光點的報信,慕斯總算落下了心中的大石,在跟光芒道謝之後,牠讓光芒回去本來的地方,看著躺在床上熟睡的小草,慕斯露出了寬心的笑。

事情真的落幕了。

雖然牠的肩上還負載著許多罪孽,總有一天是要回去還的,但在那之前,只要小草還需要牠,牠就會留在這裡。

輕柔地替小草蓋好被她踢掉的薄被,慕斯緩緩飄下樓,看著眼前有些空蕩蕩的客廳,稍作思考後,慕斯來到答錄機前,和過去的每一天一樣,牠輕輕按下了錄音鍵。

錄音開始,一道光影從粉色的毛球中晃出,光影呈現出來的是時守人的樣貌,慕斯真實的面容,過去,他總是假裝著『爸爸』的身分留言,但現在……

『小草,我是慕斯,』光影緩緩開口,輕聲在答錄機上留下話語,『謝謝妳……』

他會遵守兩人之間的約定,在不斷推進的時間面前,一起分享未來的每一道光。

然後,他們將繼續走下去。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草 的頭像
小草

花語工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