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是人心的另一側 心有所想而後夢給予回應

所以夢境如心鏡 一切如夢似真 如真似夢

--

夕陽。

昏黃的天空說明現在的時間已經來到傍晚,街道上的人逐漸多了起來,這是下班休息的時間,同時也是小草今天打工結束的時間。

小草只有在暑假的時候是打全天工,開學之後,老闆娘就跟她說有時間再過來就可以了,畢竟她負責的部份是花草照料跟整理居多,花店也只有在假期的時候會比較忙碌,所以之後小草只要課餘的時間過去,然後改用算鐘點的方式這樣就可以了。

整理好自己該負責的部份,小草大大呼出一口氣。

很好,收工!

「老闆娘!我收拾好了,」從後面探出頭,小草對站在櫃檯的老闆娘說道,「茶水間我有多泡一壺茶,晚上可以喝喔。」

「嗯,謝謝,」從帳目中抬首,老闆娘對小草點點頭,「辛苦妳了,弄完之後就先回家休息吧,今天的妳也吃了不少折騰呢。」

「不會,一點都不辛苦。」笑著將身上的圍裙脫下來放到一旁貼有『待洗』字樣的籃子裡,小草拿起書包回頭看向還在茶水間裡磨蹭的慕斯,「慕斯,要回家──啊啊!不可以偷喝!那是要留給老闆娘的!」

『嘖、』啐了一聲,慕斯咂咂嘴,有些不太甘願的放下茶壺跟杯子,唉,本來完美無缺的偷喝大計居然會被小草發現,真是失敗,可是,『只喝一點點有什麼關係嘛……』慕斯小聲抱怨著。

「慕斯每次都偷喝很多,才不是一點點呢!」小草反駁。

『哪有!我明明都只有喝一口!』反駁回去。

「慕斯的一口就是半壺了!」上前去把粉色毛球拎起來放到肩頭,小草不放心的將壺蓋打開作確認,嗯,很好,完好無缺。

『我的嘴巴才沒那麼大呢,』趴在小草頭上,慕斯提出了嚴重的抗議,然後得到小草那帶著少許質疑的斜眼,咕嚕,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信用?『真的啦,大的是杯子……』

「等回家再泡給你喝啦,這個要給老闆娘的,」拍拍在肩膀上垂下耳朵的慕斯,小草說,在看到某團毛球瞬間充滿精神與元氣之後,她笑著走出了茶水間,「那老闆娘,我們先走了喔。」

「嗯,先回去休息吧。」溫和地說道,老闆娘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就目送小草跟慕斯離開了花店。

原先還漾著笑的臉在小草跟慕斯完全離開視線之後稍微沉了下來,換上的是一絲絲不易察覺的憂慮,空氣中傳來了自然之聲。

『還再擔心嗎?』

「多少有點,我總覺得事情不會就這樣結束,」上午的夢中,她在自然之聲的幫助下暫時將那三隻眼睛擋回去了,可是,「那看起來並不像是會輕易放棄的類型,應該很快就會再度捲土重來了。」

有點無奈的說,她很喜歡小草這個孩子,也很喜歡慕斯,可能的話不希望她們出事,但是自己本身卻沒有能力幫忙。

想到這裡,老闆娘深深嘆了一口氣。

『大家對於能夠幫上妳的忙都感到很開心,請不要覺得使役我們是不好的,』輕柔的風吹起幾絲花葉,拂過月見的臉龐,『妳不是一個人,這是月見在幫助我們的時候所說的話,現在換我們對妳說了。

『月見,妳不是一個人。』

「嗯,謝謝妳們,」像是被什麼所鼓舞一樣,老闆娘眉心的煩憂淡去,她看向小草剛才離開的方向,「希望今晚大家都可以平安無事的度過。」

她說,然後低下頭繼續整理今天的帳目。

時針悄悄地往六這個數字前進。

小草跟慕斯走在人群越來越多的街道上,在一個交叉路口拐了個彎,那是往超市的方向,小草每天都會跑去超市買晚餐跟一些點心的材料,如果家裡有缺什麼的話也會順便補齊,因為有慕斯在的關係,所以小草並不存在『拿不動』的問題。

雖然慕斯看起來就是個毛球,但是毫無疑問的牠這團毛球除了超優秀之外還非常有力,連那種上接天花板的書櫃都能輕鬆搬運,寥寥幾袋東西對牠來說根本是小事一樁。

『今天要買什麼呢?』飄在小草身邊,慕斯兩眼放光的看著小草,牠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可以吃到小草親手做的甜點跟料理,啊、當然小草泡的茶也很好喝,但是喝的跟吃的比起來牠比較偏愛後者。

畢竟用吃的比較有滿足感!

「嗯,我想一下喔,」提著書包,小草邊走邊伸出指頭清點自己記憶裡頭廚房還有的東西,「家裡現在的米還很多,然後冰箱裡有一些青菜,麵粉還有,調味料也都不缺。」細細數著食物庫存,啊,好像沒肉了……「等一下我們可以買一點肉回去。」

『好,既然這樣的話那今天晚餐吃咖哩吧,等下買點雞肉回去就行了,』點頭迅速替小草下結論,表面上看起來是好心替小草決定事情,但事實上這只是慕斯剛好想吃咖哩,決定了晚餐之後,慕斯期待的朝小草看過去,『那點心呢點心呢?今天的點心是什麼?』

「點心啊……」思考,可就在她才剛開始要想食譜的時候,眼前迅速閃出了一團粉紅。

『杯子蛋糕!』再次點餐,某團毛球用很詭異的速度瞬間就飄到小草眼前,繫在毛球身上的鈴鐺叮呤作響,『我想吃杯子蛋糕!』

因為這樣所以那樣,總之,當小草迷迷糊糊的回過神從超市走出來的時候,慕斯的手上拿著一個被裝得滿滿的環保袋,裡頭全是咖哩跟杯子蛋糕要用的材料,還買了幾罐椰奶。

這似乎是她們兩個長久相處下來的模式,小草已經很習慣這樣了,同時,她也已經很習慣跟幕斯一起回到那個很大很大,但卻總是只有留言跟便條的家。

「慕斯,」一如往常地,在到家之後,站在家門口的小草今天也像昨天一樣開口問道,「你覺得爸爸媽媽回來了嗎?」

『總有一天會回來的,也許是今天,也許是明天,』日復一日,慕斯總是這麼回答,『先進去吧,我好餓。』

「嗯……」點頭,小草從書包裡掏出鑰匙,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叫了一聲,「啊!」

『怎麼了?』

「應該把花店的鑰匙串進去才對,」後門鑰匙好重要的,為了避免自己之後又忘記,現在馬上就把它串起來比較好,想到這裡,小草立刻摸著口袋將中午時候從老闆娘那裡得到的鑰匙拿出來,然後把鑰匙串進圈裡,「這樣就可以了!」滿意的看著手上的鑰匙串,小草露出了微笑。

這可是老闆娘給她的重要鑰匙,之後如果那些奇怪的眼睛再跑出來,她還得靠這個開後門才能離開呢,這麼重要的東西可不能弄丟。

看到那慎重的舉動,慕斯在不好意思的同時也感到相當抱歉,畢竟對方是衝著牠來才會闖進小草夢裡的,小草只是被牽連而已,『小草,對不起。』

「嗯?」開門入內,小草一邊脫鞋子一邊歪著頭看向慕斯,「為什麼道歉?」

『都是因為我的關係才會讓妳遇到這種麻煩……』而且最重要的是牠自己還什麼都不知道,要是知道自己之前到底都幹了些什麼,那說不定還能跟對方談判一下。

壞就壞在牠把一切忘的太徹底,雖然在夢裡的時候,紫羅蘭無意識的幫牠取回了一點記憶,可那些東西與其說是記憶還不如說是各種與夢境有關係的知識跟資訊,跟牠想知道的『過去』根本扯不上半點關係。

這種情況是不是就是世俗所謂的老年癡呆啊……慕斯的目光放遠,突然有種自己其實是個老人的感慨。

「一點都不麻煩,真要說麻煩的話,我才給慕斯添了很多麻煩呢,」小草很認真的回應道,將提著滿袋東西還在那邊眺望遠方的慕斯拉進家門,「沒問題的,我們現在有鑰匙了呀,就算對方再來也不會有事的。」

很樂天的說道,小草將脫下來的鞋子放好隨手將門帶上,「而且慕斯也會進來幫我吧?」

『當然。』事情是牠帶來的,怎麼說自己也要負起點責任。

「那就沒問題啦!」大力點頭,小草先將書包往客廳的沙發放,然後跟慕斯一起來到廚房,「現在先來弄晚餐,慕斯不是說餓了?」

『嗯,』看到小草明顯想轉移話題,慕斯也不好戳破,配合的將手上提著的環保袋放上餐桌,『要我去開答錄機嗎?』

「好啊。」穿上圍裙,小草到冰箱前將貼在上頭的便條紙撕下來,她的父母總是不在,但是卻很神奇的能在她沒發現的時候留下各種訊息,還每天都有。

所以她曾經抱著慕斯徹夜苦等,想說這樣的話說不定就能看到回家寫便條的親人,但是等了一個晚上都沒等到人,不小心睡著之後再次醒來,留言跟訊息就又出現了。

會留手寫訊息的是媽媽,有時候只有一兩張便利貼,有時候則是會出現很多很多張便利貼,而且寫在便利貼上頭的訊息就像知道小草現在正在做什麼一樣,這給她一種母親正在看著她的錯覺。

好比說今天這張貼在冰箱上的便利貼,上頭娟秀的字跡寫了這樣的內容:『今天晚餐吃咖哩嗎?冰箱裡頭的材料應該可以做出一餐豐盛的咖哩吧?做完之後不要忘了明天要補蔬菜喔,還有水果要記得吃……』

黃色的紙上寫道,小草傻呵呵的微笑起來。

媽媽知道她等一下要煮咖哩呢!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每天都會被媽媽猜中晚餐菜單,但是這樣就很像媽媽陪在她身邊一樣,有著被關懷的溫暖。

拿著便利貼,小草先小心的將這張信息貼回本來的地方,然後打開冰箱開始將等一下會用到的食材拿出來,這時,客廳那邊有聲音傳了過來,是答錄機的聲音。

『您有,一通新留言,第一通留言,』制式化的女聲從答錄機裡頭傳出,接著是一個小草熟悉又陌生的男性聲音說話了:『小草,今天開學睡過頭了對吧?』

嚇!

驚的差點把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馬鈴薯摔到地上,小草一臉尷尬的轉頭往答錄機的方向看去,凹嗚、為什麼爸爸會知道她睡過頭?

『明天開始應該就是新生訓練了,今天晚上記得要早點休息,不要再睡過頭了喔,』溫和的男聲說道,語氣中有著笑意,『小草現在是國中生了呢,新的學校有沒有交到新朋友呢?希望妳可以早點習慣新的學校,爸爸這邊很好,沒什麼事需要擔心的,那麼就先這樣。』

嘟──

『留言結束。』答錄機的聲音替這段簡短的留言作了結尾,然後慕斯從外頭飄進廚房,一眼就看到小草燒紅了一張小臉,默默地把從冰箱裡拿出來的蔬果放到流理台那邊清洗起來。

『今天要早點睡~不要再睡過頭了唷~』怪模怪樣的模仿著方才的聲音,慕斯慢慢來到小草旁邊,『嘖嘖,爸爸真厲害,沒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他這麼快就知道了,我就說嘛,爸爸還是很關注小草的。』

「是、是這樣嗎?」將洗好的馬鈴薯跟蘿蔔放進水盆裡,小草轉頭不確定的問。

『小草覺得是就是囉,』在空中滾了幾圈,慕斯站上小草的肩上皺緊眉頭看著水盆裡的食材,『小草,不要放紅蘿蔔啦!』牠討厭吃那個!

「不可以挑食!」拿起削刀開始削皮,小草說,「我會把它煮得很好入口的,不會讓你發現那是紅蘿蔔啦!」

『不要不要不要!』滿天空打滾,『拿掉啦!』

「……不吃的話就沒有杯子蛋糕了喔?」

什麼!?

停下打滾,慕斯滿臉不信的看向小草,『這、這是威脅!』是赤裸裸的威脅啊!

「我只是在陳述事實,」一臉正經的說,小草熟練的削著皮,「不管怎麼樣今天都要把這幾樣材料煮掉才行,再擺下去我怕會壞掉,還是你覺得把紅蘿蔔放進杯子蛋糕裡比較好?」

『不要!』慕斯尖叫,天啊!小草什麼時候變腹黑了牠都不知道?

「所以,你吃不吃有紅蘿蔔的咖哩?」

『……我吃……』落淚屈服,牠不想吃紅蘿蔔杯子蛋糕。

「這才乖,」背景疑似有小花繽紛朵朵開,小草燦爛的笑著,「那你先幫我把杯子蛋糕的東西拿出來喔,還有先把米弄下去煮,拜託慕斯了。」

飯很快就會煮好,等一下先吃晚餐再來就是收拾碗盤,等這些都處理好之後再開始做杯子蛋糕,在做蛋糕之前就跟過去一樣先畫個小小的設計圖吧,她還可以做多一點口味出來,家裡還有一些堅果、葡萄乾跟藍莓什麼的,好,就這麼辦吧!

心裡喜孜孜的計算著,小草現在的心情非常好,每天在讀過爸媽給她的訊息之後,她都會覺得心底暖烘烘的。

仔細將馬鈴薯跟紅蘿蔔削皮,接著小草開始將這些切丁,嗯,洋蔥就用昨天剩下來的部份吧,植物要長大是很辛苦的,應該要愛惜並且用感恩的心情把它門吃光光才對。

「對了,慕斯,」將切成丁的紅蘿蔔跟馬鈴薯丟進鍋子裡加水煮軟,小草轉身從冰箱裡拿出昨天切剩的洋蔥,再拿出剛剛買的雞肉,「你覺得紫羅蘭會喜歡杯子蛋糕嗎?」

開始處理洋蔥跟雞肉,小草一邊看著爐子裡的水一邊問道,家裡的廚具都有做過『特殊處理』,煮起東西來都非常快,要是不好好顧著的話很容易煮過頭,有次煮晚餐的時候小草只是跑到樓上折了一會兒衣服,再下來整鍋料理就焦掉了。

『……只要妳裡頭別放紅蘿蔔,我想她會喜歡的……』陰鬱的將米洗好放進鍋中開始煮,慕斯的身邊隱約飄著幾把鬼火,似乎還沒有從剛才的創傷中回復過來,然後牠緩緩的向上飄將上頭的櫃子打開,拿出了杯子蛋糕會用到的各種用具。

選擇性沒聽到慕斯所說的關於紅蘿蔔之類的東西,小草聳聳肩拿出一個小炒鍋放到另一個爐子上,先在炒鍋上放了點奶油,接著將切好的洋蔥細丁丟下去開始小火慢炒,濃郁的奶油香從鍋中飄出。

『好香,』嗅著那個奶油香,慕斯突然覺得自己的心靈得到了慰藉,『加多一點加多一點!我要奶油!』

「喔。」口頭上答應,可小草並沒有真的繼續加下去,她輕輕的翻弄著那些洋蔥細丁,等到變得有些金黃色之後,將雞肉倒了進去,「啊!糟糕了!」就在這時,小草突然驚叫起來。

『怎麼了?』咖哩有危險嗎?

「我們剛剛忘了買電池啦!」愁眉苦臉,小草傷腦筋的道,手上繼續攪動鍋裡的肉,「怎麼辦?這樣鬧鐘不會動,明天會遲到的。」

『唉呀,我會叫妳起床,妳安一百萬顆心吧,』電池而已,小事情,慕斯飄到桌上把咖哩包拆了,幾個咖哩塊放到小草隨手可得的位置,『現在咖哩比較重要!』其他都閃邊!

「是是是,咖哩最重要,」對於慕斯對食物的執著習以為常,小草在確定肉已經炒到有些變色之後把咖哩塊丟了進去,翻啊翻炒啊炒的讓咖哩塊入味後,她笑著倒了一點剛剛買來的椰奶,接著就是把這些加進隔壁的鍋子裡──

「──完成!」

小小試吃一口後,小草邊攪邊用椰奶調整濃稠度,弄了幾次之後才滿意的停手,嗯,色香味俱全,可以了!

『等等,』就在小草要起鍋之前,慕斯手上抱著一個黃色的小罐子飄過來,『加一點這個,會更好吃喔!』

「……蜂蜜?」

『嗯,』慕斯認真無比的點頭,『只要一點點就可以了。』

「你確定?」

『確定,我總覺得我過去好像有吃過類似的,一直很想跟妳說可是之前都忘了,』現在剛好想起來,當然就要來試一下呀,『相信我,加下去會變得更美味喔!』

「好吧。」點點頭,小草勉強接受了慕斯的提案,因為慕斯很少會拿食物惡作劇的,所以這個建議應該是沒問題,所以小草就嚐試性的加了一點蜂蜜進去……

……咖哩變得更香了。

「沒有蜂蜜的甜味耶,只是變香了,好神奇!」

『我就說吧我就說吧,』得意的在空中翻滾,這時,剛才按下去煮的飯喀的一聲跳起,慕斯立刻歡呼的湊到餐桌邊,拿起自己專用的小湯匙等開動,『耶!吃飯了吃飯了!』

將兩人的飯都添好之後淋上咖哩,小草解下圍裙坐在餐桌前看著自己親手做的晚餐輕輕合掌:「我開動了。」

語音方落,某個毛球立刻大舉向咖哩飯進攻,晚餐就在小草跟慕斯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下度過,而就在吃得差不多小草準備開始收拾的時候,外頭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鈴鈴──

「啊咧?」端著空盤放到流理台,小草困惑的朝客廳看去,奇怪,她們家的電話一般是不會有人打來的啊?「會是誰啊?」

『可能是推銷報紙的,小草,我們不要理它!』舉著盤子,慕斯嘴巴上咬著湯匙眼巴巴的看著小草,『剩下的我全要了!通通乘給我吧!』

「你今天特別能吃耶……」小草沒輒的把剩下的飯跟咖哩通通倒給慕斯。

『因為有種懷念的味道嘛~這樣吃著吃著說不定能回想起什麼,我這可是為了取回記憶在努力!』

最好是啦。

好氣又好笑的把餐盤遞給慕斯,小草拿著鍋子去流理台泡水,然後就在這個時候,電話的鈴聲停了,自動將來電轉接到答錄機。

『嘟──』嘟聲過後,電話開始傳來聲音,『小草,還沒有回家嗎?我是爸爸。』

「!」爸爸?

聽到這個聲音,小草整顆心像是被什麼撞擊一樣,這是爸爸的聲音!真的是爸爸打來的嗎?

急急忙忙的放下鍋具,小草有些慌亂地將手上的水漬隨意的擦在一旁的圍裙上,接著就小跑步的衝出廚房來到電話邊,可當她才剛拿起電話湊到耳邊的時候,追出來的慕斯突地對她發出了吶喊!

『小草!不要接!』

「咦?」聽到慕斯驚惶的大叫,小草不能理解的回頭看向追著飄出來的慕斯,然後,她聽到耳邊傳來了一樣是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但,不再是她之前聽到的爸爸的聲音。

『終於抓到妳了。』電話裡傳來嘶啞的嗓音,一瞬間,小草整個人像是被浸入冷水之中,因為這個聲音根本不是爸爸,而是夢裡頭那三隻眼睛的……

意識到這一點後,小草只覺眼前一黑,緊接著就整個人失去知覺的向前倒去。

在她徹底昏過去之前,耳邊還能隱約聽見慕斯著急的大喊,不過在那之後,她就什麼也聽不到了,只覺得自己不斷地在墜落、墜落,然後掉到一個很黑很黑的泥沼裡。

爬不出來了。

 

『小草!小草!!』千均一髮之際衝到小草面前當肉墊,好不容易從小草身下掙脫出來的慕斯著急的在小草身邊蹦跳著,但是無論牠怎麼呼喚,已經失去意識的人都沒辦法給予牠任何回應了。

糟了,這下可怎麼辦才好?

慕斯自責不已的瞪著小草手中握著的話筒,『可惡,要是我再早一點察覺的話……!』為什麼牠沒能在聲音響起的第一時間發現這是個陷阱呢?如果早點發現的話,小草就不會被對方帶走了!

想到這,牠忿然將那話筒一把拿起,接著像是要洩憤似的用力把它掛了回去。

喀!

清脆的響聲在安靜的客廳裡響起,這聲音多少讓慕斯冷靜了一點,牠開始仔細的查看昏過去的小草,沒幾秒就得到了結論。

『夢裡逮不到人,就直接用強硬手段把人給拉走嗎?』真是讓人不敢苟同的作法,那三隻眼睛還真夠不擇手段的。

實在是搞不懂,牠到底有什麼樣的價值可以讓那三隻眼睛做到這種地步?

生氣之餘,慕斯也感到一股強烈的困惑,這種強行將人拉扯出去的事情可說是損人不利己,而且從三隻眼把目標放在小草身上看來,這個舉動可能是想把牠一起引進去的成分居多。

既然這樣那幹麻不乾脆一開始就拉牠進去?為何一定要扯上小草,難道是因為小草比較好拐嗎?

『簡直莫名奇妙!』

眉頭整個糾結在一起,慕斯氣悶的看著躺在地上的人兒,先是用最快的速度衝到二樓去拿條涼被替對方蓋上,然後就是從沙發上揣來抱枕墊在她的頭下方,幸好現在是夏天,萬一是冬天的話那小草還不凍僵了。

看著地上小草緊閉的眼,慕斯做了幾次深呼吸。

不得不說,這招請君入甕用的很到位,牠現在的心情就像是要去參加鴻門宴一樣,對方肯定是看準了牠不會放著小草不管才這麼做的。

『既然這樣那就如你們所願吧,』粉紅色的毛球說,身邊開始散出光華,正在氣頭上的牠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施放一個本來已經忘的一乾二淨的法術,『用這種粗魯的邀請法,到時候就不要怪客人進去搞破壞啊。』

地上出現了一個圓中帶著矩形的陣法,慕斯輕輕地窩到了小草的頸邊:『小草,可別到處亂跑啊,我馬上過去找妳了……』

牠說,然後緩緩閉上了眼。

空氣中還飄著咖哩的香味,四周靜了。

在夜色之下,有一抹流光在這時從小草家中飛竄而出。

 

花店裡的時鐘滴答的走著,指針慢慢來到了八。

早早打烊靜靜坐在店裡看書的老闆娘突然將書本闔起,自然之聲傳來了騷動。

『那孩子被帶走了。』

風中傳來這樣的信息,老闆娘月見一聽,手中的書差點掉到地上。

「……帶走?」什麼意思,「不是被『侵入』嗎?」

『不一樣了,這次不同,』風信的聲音有著些許著急,『那孩子的意識……或者說靈魂被強行帶走,她的守護者已經追過去了,月見,妳……』想怎麼做?

「我討厭不合理的事情,」站起身,月見輕輕將書本放到櫃檯上,「而且小草是我的員工吶,身為一個老闆,當有員工遇到麻煩的時候怎麼能置身事外呢?」

『明白了,就知道妳會這麼說。』

「那還等什麼?」對著空氣的一隅伸出手,月見露出了微笑,「拜託了,帶我過去吧。」

『沒問題,但是月見……』

「嗯?」

『我建議妳可以先找個地方躺下來,』自然之聲誠懇的提議,壁上的鐘敲完了八響,『直接就這樣過去的話,妳可能會撞到頭。』

「噢……」

然後第三個人進入了深邃的黑潮之中。

遠方,第四個人此時正趴在客廳小憩,而在某一瞬間,屋內的水晶們突然放出了柔和的微光,融進正在小睡的人體內,這讓正在睡夢之中的紫羅蘭下意識的皺起眉,而同時,她之前澆過水的盆栽中隱約有光點飄出,跟著水晶群的微光一起融入了她之中。

有什麼東西正在牽引著她。

迷迷糊糊中,紫羅蘭的腦海閃過了一段奇怪的文字,但是她看不清楚文字的內容,只隱約看到了幾個數字,好像有一二三四還什麼的。

然後她在這個夢中『清醒』了。

因為有個光點一直不停的碰觸她,像是希望她過去某個地方,還努力用光芒勾勒出字樣告訴她如果不去的話一定會後悔之類的。

無奈之下,她只好醒在夢中,認命的順著光的指引靠過去。

「喂,」在一片烏黑之中,紫羅蘭沒好氣的看著引路的光點,「如果不是太重要的事情,別怪我醒來發飆喔!」

『放心,』知道紫羅蘭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光點在空中揮灑出漂亮的字,『絕對是妳會在意的事情。』

「希望如此。」看著在黑慕中額外顯眼的光線文字,紫羅蘭沒好氣的回答,並且強烈希望這次真的是要緊事,不然睡得好好的突然被挖起來進行精神勞動,對她的睡眠品質來說是超大的傷害。

『艾米的預言,妳現在正在實踐這個預言。』光的文字寫著。

艾米的預言?夜晚、夢境然後四個人……現在這件事情跟小草有關?

不,等等,這個光點知道艾米?「妳是什麼東西?」

『我是在妳身邊的東西,被寄予信賴的種子,』飄忽的晃著,文字提問了,『妳可以相信我嗎?』

「都走到這裡了,不相信也不行了。」

『那我就當妳相信。』

「隨便,帶路吧。」

紫羅蘭說,然後跟著光走進更深一步的黑暗。

於是四個人邁向了四個方向,在黑夜的洪流之中尋找交會的那一刻。

自然之聲悄悄頌出了低語:

『願所有人都有一個好夢,並且平安地歸來。』

晚安。

 

--

所以一切如夢四真 如真似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草 的頭像
小草

花語工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