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過去。

沒有過去的人只有兩種,一種還沒出生,一種正要出生。

虛空之門裡頭,少女辛勤地忙碌著,雖然面對的是永遠都做不完的工作,但是她做的很高興,對她這樣的人來說,做不完的事情才是最棒的,否則要是哪天做完了、沒得做了,那麼她該拿那無限的時間怎麼辦?

所以當然是做不完的最好,這樣就代表她永遠都有事情有工作,不會沒事做。

無所事事才是最可怕的,那是一條空乏的路,往前是無、往後也是無,走起來實在太恐怖。

「賽伊,不可以喔,」抱著一大堆羊皮卷,穿著一身歌德風服飾的少女有些責備的看向腳邊的小黑貓,黑貓此時正歡快地撲著幾片透明稜晶,玩的不亦樂乎,「那是很重要的碎片,不是可以拿來玩的東西!」

「喵?」

黑貓聽不懂話,但能夠察覺到少女言中的責備之意,哎呀,被罵了,這種時候該怎麼辦?該討主人歡心!於是黑貓很乖巧的蹲坐下來,翻了肚子就開始打滾賣萌。

「哎呀,真是太狡滑了,以為這樣我就不會罵你了嗎?」看著貓咪在腳邊打滾討好,少女咯咯笑了起來,隨手就把那一大堆的羊皮卷放到一邊去,再把地上的黑貓還有那幾片碎稜晶一併撈起來。

透明的稜晶其實是沒有重量的,不但沒重量還不受重力的影響,因為這樣的特性使然,這些晶體一般都是到處飄盪著,然後在某一天突然成了黑貓撲打玩樂的對象。

那些就是未來的碎片。

本來是沒有所謂形體的,就只是一段段等同於記憶的片斷而已,是從塔莉亞正式成為試煉魔女之後才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理由很簡單,因為塔莉亞覺得記憶碎片這種抽象的東西,感覺起來實在太不華麗也太不可愛了,所以就自己做主地賦予了這些碎片形體。

一開始是糖果,後來改成了各式各樣的彩色珠子,再後來……總之東挑西選的,最後就成了現在這種碎稜晶的模樣了。

透著光可以看見七彩的光芒,往裡頭看則是一段又一段鮮明的影像,整片的散在空中又很壯觀,走在其中甚至會讓人有置身於星空中的錯覺,塔莉亞對於這項改動非常滿意。

這也是工作之餘的小小樂趣吧,她想。

至於更大的樂趣,則是在工作中發現的,雖然是沒有被選擇到的未來,但很奇妙的事情是,有時候你明明做了不一樣的決定,但最後的結果卻是一樣的,殊途同歸這四個字完美的説明了這種情況,在那浩瀚無比的碎片海中,塔莉亞發現有很多碎片都有著極為相似的結果。

而更好玩的是,有時候明明是差不多的選擇,最後得到的答案卻天差地遠,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於是觀察就變得有趣了,紀錄起來也比較不那麼枯燥。

抱著黑貓賽伊,塔莉亞來到一旁的躺椅坐下,當然,那也是完全符合她個人喜好的躺椅,造型外觀是如何應該就不用多說了。

「好啦,我宣佈現在進入休息時間!」手上彈了一個響指,少女的身前出現了一張矮桌,桌上擺著各式下午茶點,休息就是要有吃又有玩,在這方面她從來不會虧待自己,「讓我看看你剛才玩的是什麼~」就當作她今天的休閒娛樂。

將剛才跟貓一起撈起來的碎稜晶放到桌上,她隨手挑了一個起來看,然後吹了個口哨。

「哎唷~這麼剛好,居然是熟人呢。」要在這麼多碎片裡頭看到熟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般來說,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看到的都是陌生人,而現在卻正好讓她碰上了那最後的零點一。

是坊的碎片。

在確定自己沒看錯之後,塔莉亞把黑貓抓起來亂揉一頓。

「賽伊~你太厲害了!平常我想找都找不到的說,結果你隨便一撲就撲到了。」

「喵?」黑貓歪頭,不懂為什麼主人會突然這麼興奮,但是主人開心牠就開心,所以很順從的被亂揉。

「做為獎勵,給你開罐頭!」

「喵!!」罐頭!黑貓的眼睛登時發亮,一個翻身坐起,前腳立刻搭上了桌。

「喂喂沒禮貌,這邊是我的,」塔莉亞一把將貓抓回來,又是一個彈指,身旁的躺椅上出現了一個可愛的貓咪大碗,裡頭裝著會讓所有貓咪口水直流的肉食,「你的在那……嗯,慢慢吃啊,乖~」

不等塔莉亞招呼,黑貓一看到大碗的出現立刻就喵嗚一聲歡快地撲過去埋頭大吃,邊吃還邊呼嚕。

看著賽伊吃的歡快,塔莉亞不住微笑起來,溫暖而和煦。

黑貓這種簡單又純然的快樂,旁人看著也會覺得愉快起來,小小的、簡單的幸福。

「啊啊,其實很多事情,本來就是很簡單的,只是人們自己把它弄複雜了。」就好比一條直線的道路,明明直走就可以了,卻硬要給它加上好幾個彎,最後苦的還是拼命繞路的自己,一個不好還會陷入那些拐拐彎彎裡頭有進無出。

她也是這樣,差一點就在自己弄出來的彎路裏迷失了。

「雖然現在好像跟待在彎路裡頭差不多啦,不過至少我不會再繼續團團轉了,還算不錯~」把玩著手上的稜晶,塔莉亞插起一塊小點心入口,「小坊的碎片,哪一塊是比較逼近真實的呢?呵呵,就讓我偷看一下吧……」

她輕輕地握了握手中的碎片,淡淡的光暈從她緊握的拳頭中散開,光芒擴散,由碎稜晶所組成的「星空」像是接到了感應般,其中幾枚碎片彷彿被召喚似的飄了過來。

全是跟坊有關的稜晶,這也多虧了碎片之間有互存感應,只要找到其中一塊之後,就可以輕易地找到其他相關的部份,方便塔莉亞進行紀錄跟比對,不然每次都要一塊塊找過去,等找到的時候事情也不用做了。

「雖然會有些小誤差,但只要找到最貼近現狀的那塊,就不會偏移太多了吧……」在聚攏過來的稜晶中挑選著,塔莉亞嘿嘿的笑了下,「不好意思喔小坊,人家真的太好奇了,從來沒聽妳提起過的那些過往究竟會是怎麼樣的呢?呵呵,我只是偷看一點點,妳應該不會介意吧?」

 

「就算會介意,也一定要原諒我喔。」

 

她笑著說,然後從晶群裡挑出了其中一道光,用力往上方拋去。

週遭的星光在這個瞬間黯淡下去,被她拋上去的稜晶則開始大放光芒,週遭,有影像開始成型,看起來像是一片寬廣的草原。

「嘻嘻,一隻聰明的老貓頭鷹住在橡樹上~他看得越多說得越少~他說得越少~聽得越多……」看著那片原野,她輕輕地唱著。

於是,在歌聲與星光的投影下,一段不一定是真實,卻也非虛假的故事,開始了。

 

--

故事啊 層層疊疊 一階過後又一階

歌聲啊 層層疊疊 一聲過後復一聲

人生呀 層層疊疊 一段過後還一段

劇無終曲無盡 人生長在 人生常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草 的頭像
小草

花語工坊

日京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