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選擇了什麼 就必然要放棄什麼

如果兩邊都難以抉擇 就只好選比較不會後悔的那一邊

--

神,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向日這麼說,一隻手筆直地指向小草,引來了當事人的強烈恐慌。

「咦咦咦?」小草驚恐萬分的指著自己,因為太過驚訝了,她接下來的話全部結巴成一團,「我我我、我?妳是說我嗎?」

「嗯。」向日肯定的點頭,連一旁的店長也跟著點。

「不管你們怎麼想,對我們來說,小草就是神啊,」店長笑兮兮地道,伸手將自己額前的瀏海往上撥,露出了眉心上方鑲著的嫩綠色水晶,「我們的世界,就是靠著小草贈與的這個才有辦法繼續存在下去的,能夠做到這個地步,稱之為神也不為過吧?」

雖然有著相當的侷限性跟地域性,但在他們的夢世界裡頭,小草的確是主宰一切的「神」沒有錯。

店長說完之後,紫羅蘭跟慕斯這時候才想起還有這麼一回事,說真的這不能怪他們會忘記,在兩人的認知裡頭小草就是小草,不管她有了什麼樣的變化,都是那個喜歡做點心、喜歡種花,閒暇時就會拿著畫本塗塗抹抹的普通女孩子,跟「神」這種充滿著大能的字眼實在是八竿子打不著。

所以他們一直都沒有往小草身上想,直到現在被提醒。

小草很慌張。

「我、我不行的啦,」胡亂地在胸前擺著手,小草的頭搖得像波浪鼓一樣,「雖然你們這麼說,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怎麼開門啊……」她很害怕,要是到時候自己打不開的話該怎麼辦?要是讓大家空歡喜一場怎麼辦?

她對自己一點自信也沒有。

「沒問題的,」向日微笑地來到小草面前蹲下,「小草,在妳心裡,妳覺得『神』是什麼樣的呢?」

神是什麼樣的?

「當然是很漂亮、很厲害,什麼都會、什麼都辦得到的很了不起的大人物!」帶著憧憬的口吻,這個答案沒有讓小草想太久,可是在她迅速說完的同時,她的耳朵跟尾巴就跟著垂了下去,「所以我不行的啦,差太多了……」

不管怎麼想,她都不覺得自己有這種能耐。

「沒這回事,」非常紳士地執起小草的手,向日的微笑帶著肯定,「如果你需要證明的話,我跟店長的存在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相信自己,只要妳認為妳作得到,那麼在我們那邊,妳就會無所不能。」

「無所不能……」嘴巴有些傻愣愣地張開著,小草的腦袋瓜似乎沒能在第一時間消化這個說詞。

「很多事情,沒有試過是不會知道的,」向日的微笑就像她的名字一樣,堅定、和煦,接著,只見她傾身向前輕輕說了些什麼,小草的神情頓時一愣,整個人顯得有些侷促不安,向日見狀沒說什麼,只是安撫似地拍了拍她的手:

「放手去做吧,無論妳的決定是什麼,我跟店長都會站在妳這邊的。」

「……嗯!」用力點頭,小草彷彿下定了決心,「我、我要試試看!」

「小草……」紫羅蘭頗為感動的看著小草,她知道以小草的性格來說,剛剛那句話要花掉多大的勇氣,而慕斯在意的則是另一個點,是說這團毛球每次都跟別人注意到不一樣的地方,畫錯重點的功力堪稱當世第一毛。

『我也是一直站在妳這邊的呀嗚嗚嗚!凡事要有先來後到啊人家是排最前面的小草妳不能忽略我!』噴著淚水跟鼻水,毛球毫無形象地衝了過去,直接趴在小草頭上宣告自己的第一順位優先權。

「好髒!」紫羅蘭第一個跳出來,一個快手就把哭的亂七八糟的毛球從小草頭上拍開,「擦乾淨了再過來啦,鼻涕流成這樣還敢趴上去,真沒禮貌耶你!」萬一沾到小草的頭髮怎麼辦啊?有礙觀瞻!

『妳說什麼?我一直都很乾淨的好嘛!』說著說著,牠隨手拿起旁邊的衛生紙,用力的擤了一下,『慕斯大人天天洗澡,無時無刻都是超乾淨的毛球!』大聲替自己抱屈,牠隨手把擤成一團的衛生紙扔進垃圾桶,一個空心球。

紫羅蘭繼續投以鄙視之眼,她覺得自己的鄙視眼神在這段時間的鍛鍊下,已經逐漸昇華到一種出神入化──光是看過去就能氣死人──的境界。

所以毛球爆氣了,哇啦哇啦的滿天亂叫,一人一毛再次槓上,沒有注意到小草、向日跟店長這邊的情況。

「我是不是……很狡猾呢……」迷濛著雙眼,小草看著慕斯跟紫羅蘭的打鬧,神情有些恍惚,「嘴巴上說著要幫忙,可在那一瞬間閃過心裡的念頭卻是那樣自私……」

「此乃人之常情,無須介懷,」起身,向日的手搭在小草的肩膀上,「如果還是很介意的話,就找個好時間通通說出來吧,悶在心裡也不好,我相信他們會理解的。」

「我…我怕……」

「沒什麼好怕的喔,放一百萬個心吧,妳是有足夠的勇氣說出口的,只看妳要不要說而已,」店長笑笑地跳了出來,拉著賽伊的小貓掌按在小草的另一側肩膀上,「如果真的覺得過意不去,那就順手燒一桌的好菜大餐,好好的補償一下不就得了?這就叫做,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大餐,補償。

這兩個詞出現的時候,小草的眼底瞬間迸出了光。

嗯,這個她辦得到!

「謝謝!我、我今天就去做!」感受到雙肩傳達的小小重量,小草的神情有如撥雲見日般燦爛,賽伊在這個時候打了個小小的哈欠,黑色的小頭顱頂過來蹭了蹭,惹得小草輕笑不止,「那個、你們也一起來好嗎?」

6-2_鑰匙.jpg  

「嗯?」

「就是今天晚上的大餐,」有些靦腆地,小草一邊摸著賽伊一邊說,「你們也一起來好嗎?那個,既然都要做大餐了,做五人份肯定會比三人份還要豐盛……」

「這……怎麼好意思讓創主替我們張羅食──」

「──好啊好啊!今天晚上是吧?一定去一定去!幾點開飯啊?」毫不客氣地把向日的話尾壓下去,店長兩眼放光,感受到店長的亢奮,賽伊也跟著喵喵叫起來,「既然小草邀請了,那我們一定會去捧場的!」

得到這樣的保證,小草非常快樂,再摸了摸賽伊的頭之後,小跑步的走上前勸架去了。

向日面色不善地往店長身上看過去。

「別那樣看我啊,既然決定要站在小草這邊,那當然就要盡量順著她的意嘛,而且這又不是什麼大事,只是吃個飯而已,又不犯法,」店長一臉無辜的說,賽伊在這時又打了一個哈欠,「哎呀,先不提這個,賽伊累了,得先送牠回去夜幕空間才行,牠今天還沒喝晚餐呢。」

「知道了,你準備一下回去的事宜,我去跟創主說一聲。」向日很無奈地說,走上前去跟小草詢問晚餐的確切時間,然後很理所當然的得到了毛團的暴怒效果,內容大意不用多說也知道,基本上就是些「搶飯者死」的發言。

這樣的暴怒效果一直到向日提到自己會帶甜點過去才消除,某毛團甚至還非常不客氣的指定:『我要跟上次一樣的萊姆葡萄重乳酪。』

「……知道了,」對於毛球的執念,為了避免自己被眼神利刃戳到死,向日很乖巧地答應了,「那麼小草,晚餐的時候見了。」

「好喔,等你們來……啊!你知道我們家在哪嗎?」

「大概方位是知道的,詳細位置不清楚,但是沒關係,店長找得到路,」向日一邊說一邊將小草一行人送出店門口,「去吧,還要去買晚餐材料的不是?」

「嗯!」小草回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然後在慕斯跟紫羅蘭莫名奇妙的目光下,一手一個的拉著他們的手離開店門,「走,我們快點去買東西,今天晚餐我來做一點特別的!」

「什麼特別的啊?小草,妳今天怪怪的喔。」紫羅蘭狐疑地問,完全不反抗地讓人拖著走。

『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特別的難道是有大餐?要做大餐了?』慕斯的耳朵只接收到晚餐兩個字。

「嘿嘿……沒什麼啦,晚上就知道了……」不太好意思的搔搔臉頰,小草的臉色有一瞬間的僵硬,但是很快就緩和過來,接著就像是要保證什麼似的,非常用力地說:「我會做一桌很棒很棒的大餐,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喔~~」拉長尾音,紫羅蘭若有所思的看著小草一股勁地往前走的身影,至於一旁的慕斯大人……嘛啊,老樣子,牠的耳朵還是只接收到大餐兩個字,此時正興奮地滿天空亂飄。

站在店門口,向日目送著小草一行人的離去,店長在處理完移動的事宜後也跟著走出來,站在向日旁邊一起目送。

「妳剛剛跟小草說了什麼?」看著小草跳著步伐離開的背影,店長頗好奇的問,「我感覺到她的心境整個轉換過來了。」

「沒什麼,」向日的神情很平淡,等到小草她們的身影從視野中消失後,她轉身走回咖啡店,「我只是請她不要後悔而已。」

「呣,就某方面來說這還真是嚴厲的建言。」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建言很有效,」踏入咖啡店中,向日對著店長招呼了下,「走吧,該送賽伊回去了。」

「喔──」刻意的拖長音,店長顯得很意興闌珊,「真是的,每天就只能出來這麼一會兒,什麼時候才能讓牠一直都待在外頭呢?」

「也許,等裂隙的魔女出來之後就有辦法了吧。」

「別,我可不想再見到那個巫婆了。」店長死命的搖頭。

「我也不想,但這種話就別再說了,免得一不小心讓創主她們聽見……她們可是要去門裡頭找人的。」這話說出來未免也太滅己方士氣了。

「知道知道,就只是在心裡想想……」店長抓著頭,臉上寫著千百個不情願地跟著走進了店裡,而後只見到咖啡店裡光芒一閃、一滅,就好像是有人在那一瞬間將店裡的燈全開了之後再關掉一樣,店裡回歸了寂靜。

 

畫面來到另一邊,小草的大採購讓紫羅蘭跟慕斯都傻了眼,一直到走出賣場的時候他們都還覺得剛剛的掃蕩像是在作夢,可惜手上裝得滿滿的購物袋卻提醒了他們這一切都是事實……

「小草……」看著兩人一毛總計三雙手上提著的六個滿滿提袋,紫羅蘭覺得自己有必要提出一點小小的疑惑,「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比方說……慕斯的生日?」

「嗯?不是啊,說到這個,慕斯真正的生日是哪天啊?下次我們來慶祝一下!」

『欸……就妳幫我畫出這身體的那天就可以了啦,』真正的生日牠早就忘了,再說,牠們那邊的曆法跟這個世界也不太一樣,兩邊要換算起來得花上不少功夫,牠好懶,『不過這次真的買了好多啊,打算吃幾天呢?』

「幾天?沒有喔,今天就會全部煮光光了。」小草回答的很燦爛,某兩個立刻呆了。

啥?

今天就要煮光?

慕斯跟紫羅蘭有些僵硬的看了看那六大袋……唔喔,饒是慕斯這種有超大胃袋的吃貨也開始覺得壓力有點大了。

欸,妳今天生日嗎?慕斯不動聲色的悄聲問紫羅蘭。

這種爛梗你還真敢繼續用啊?紫羅蘭沒好氣的瞥了回去,我的生日才不是今天,奇怪,那是為了什麼,幸好小草還邀請了店長跟向日,不然今天晚上搞不好會被美食撐死……

對此,毛球表示:『被美食撐死好像也不錯……』淌著口水,慕斯邊飄邊傻笑,而這句下意識的話被小草聽到了。

「什麼?你們在說什麼?」

「沒!沒什麼!」『對啊什麼都沒有!』

作賊心虛的兩人異口同聲地否認,然後立刻使出了顧左右而言他的技能:「哎呀小草今天晚上打算做什麼樣的大餐呢?好期待喔呵呵呵~~」

『對啊對啊,好久沒有吃大餐了,今天真是有口福啊嘿嘿嘿~~』

「這個嘛,我想要挑戰一下以前都沒有機會做的料理,有很多喔!」之前因為人太少所以沒辦法做,但是今天就沒有這個煩惱了!多了兩個人幫忙吃呢,吃不完還能讓人打包帶走,所以想做多豐盛就可以多豐盛!

光想像她等下可以如何如何的大展身手就覺得很開心,小草霹靂啪啦的說出了一大串菜單,其中有幾樣是連聽都沒聽過的「小草私房料理」,材料跟食譜都屬於獨家配方,外面絕對吃不到的那種。

紫羅蘭跟慕斯又一次傻了眼。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對勁,這該不會是什麼鴻門宴吧?不不,看這個架式跟規模……難道是最後的晚餐!?

一人一毛驚恐不安的跟著小草前進,腦中一直在想他們最近是不是有做錯什麼,所以小草才會突然用這種方式要讓他們省悟一下……

『奇怪,難道是我偷吃冰箱的冰淇淋被小草發現了嗎?』慕斯神情凝重。

「……你偷吃什麼冰淇淋?」紫羅蘭神情更凝重

『就昨天晚上冰箱裡出現的那筒香草冰淇淋啊。』

「渾蛋!」紫羅蘭憤怒了,「那筒是我的!」

『啊……』

結果想來想去還是想不通。

有鑒於就這樣直接迎接死刑實在太殘酷了點,所以在他們回到家,等小草把門開了、人進去了、東西放下來之後,一人一毛在廚房外直接對小草一個合掌道歉!(題外話,毛球的手太短沒辦法合掌,只好把頭垂下來……)

「對不起!」『請原諒我!』自首無罪,雖然完全不知道自己錯在哪,但是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嘛,先擺低姿態道歉就沒錯了!

「嗯?你們為什麼要道歉?」這下換小草呆住了,奇怪,現在準備要用大餐來道歉的是她才對呀,為什麼突然立場對調了呢?

整理著那六大袋的食材,小草一臉的莫名奇妙。

「呃……不然為什麼今天晚上突然要吃大餐?」

『這不是最後的晚餐嗎?』

「啊??」最後的晚餐?聽到這種形容法,小草哭笑不得,「不是的啦,你們不用道歉的喔,」她歉然地笑道,手上將一隻做了基本處理的全雞從袋子裡拿了出來,「要道歉的,是我啦……」

「啊?」一人一毛錯愕地抬頭,不解的看著開始在全雞上下功夫的小草,這個,小草要道歉?「為什麼?」異口同聲。

「這個……該怎麼說呢……」手沒有停下來,小草開始拿出各式各樣的調味料跟一些烤肉醬,雖然家裡的廚具煮得比較快,但是肉這種東西本來就比較慢熟,何況她要做的是烤全雞,得第一個處理掉才行,所以她邊做邊說:「其實,我一開始……是很慶幸的……」

她說,手上有些慢了下來。

慕斯跟紫羅蘭都沒有反應過來她在說什麼,只是愣在了原地,看著小草那有些沮喪的背影,想說點什麼,卻又覺得現在這個氣氛自己不該說話。

過了半晌的寂靜後,小草繼續說了下去。

「是關於紫羅蘭要找回時間的事情,我……好狡猾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穩,感覺得出她現在的低落,「在知道這件事很可能會束手無策的時候,我心底偷偷的、偷偷的開心了一下……」

開心?

語出,紫羅蘭有些吃驚,而慕斯則是臉色一黯,因為牠大概猜得出小草的心態了。

「太好了,這樣,就算沒有我,慕斯也不會是一個人了……那個時候,就在紫羅蘭好苦惱的時候,我居然因為這樣的念頭而竊喜著……」說到這,小草的聲音裡頭已經夾雜了一點點的哭音,纖細的肩膀也隱隱顫抖著,「我好自私,竟然會出現這樣的想法……真的很對不起……」

她一直耿耿於懷。

雖然已經下定決心要代替慕斯走到盡頭了,但是對於自己總有一天會丟下慕斯離開這種事情,她始終都沒辦法釋懷,那是一種類似愧疚跟不捨的情感,從她下決心的那天起,就像根小小的刺一樣扎在她心裡,平常看不到,可一碰就會痛。

所以當她知道紫羅蘭的時間停下了,第一個反應不是「怎麼會這樣?」,而是:「太好了。」

太好了,這樣,就算沒有她慕斯也不會寂寞了,紫羅蘭可以代替她跟慕斯一起走,永恆的道路是什麼她不知道,但是,有兩個人一起走的話,怎麼也比一個人強吧?

因為心底存在著這樣的念頭、這樣的刺,當向日提出自己有可能打開試煉之門的時候,她第一反應之所以會拒絕,除了是覺得自己真的辦不到之外,另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那根刺所發出的惡魔般的細碎低語。

那小小的聲音很輕很輕的說了:如果……如果我堅決地說不可以的話,那麼這件事情也許就真的無法解決了,這樣一來,即使是紫羅蘭也會選擇放棄吧?只要她放棄了,那一切就可以維持現在這樣,自己就可以不用再煩惱那太過遙遠的未來事了。

然後,她的身邊將會一直維持著這個樣子,有慕斯、有紫羅蘭,一直到她離開為止都可以擁有這樣的陪伴,以後也許還會遇到其他新朋友,但無論發生什麼事,她都可以牢牢地抓住兩個,不會再孤單寂寞了,也不用改變什麼……

她不喜歡改變,其實在很多時候,她是很害怕改變的。

可是這樣是不對的。

猛然回神,她就被自己方才湧現的想法給嚇到了,如果不是向日的當頭棒喝,她可能還會猶豫不決。

幸好,她的勇氣沒有拋棄她。

她其實是知道的,如果自己就那樣沉默下去,拒絕下去,以後她一定會很後悔,可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想後悔也來不及了,這種事情如果要補救的話,只能是現在。

「我是個好狡猾的人……對不起,紫羅蘭……妳不要討厭我……」抖著聲音說出這句話,本來決定不哭的小草再也忍不住,眼前一片模糊,溫熱的液體奪眶而出。

一雙手溫柔地從她身後環住她。

「笨蛋……」是紫羅蘭,她輕輕抱住了小草,「這種事情根本不須要道歉,因為我也有類似的想法。」甚至到現在都還沒決定好要選哪邊,只是先走一步算一步而已。

「妳也有?」掛著淚痕,小草呆呆的問,有些不太相信。

「嗯啊,只是我們的對象不大一樣而已,對妳來說是那團毛球,對我來說則是坊嬤嬤,」說到這,紫羅蘭輕輕嘆了口氣,「我也偷偷的想過,想說乾脆就這個樣子一直走吧,雖然一開始是很抗拒,可後來想想……好像也還好了……」

她這麼說道,沒有注意到後方的慕斯渾身一震,錯愕到差點解除了自身的飄浮狀態。

「所以校慶那天,我才會那麼問妳,」因為當時的她還猶豫不決,當然現在也還是猶豫不決,「妳的回答給了我新的想法,我是因為妳的答案,才開始想著要去把主導權給拿回來,說起來,妳推了我ㄧ把呢。」

「……是這樣子嗎?」

「就是這樣,所以小草不須要道歉的喔,這是那個啥……呃,人之常情嘛!每個人都會有一點小小的私心的,誰都不例外喔~」紫羅蘭笑了笑,「就像妳捨不得慕斯一樣,我很捨不得坊嬤嬤,離開家之後一直是她在照顧我、教導我,就算會因為長不大而沒辦法繼續陪著小草,我還是有想過要跟坊嬤嬤一起走……對不起喔小草,沒把你擺在第一位。」

「沒、沒關係的,那個……我有前三名就好了!」不知為何,小草突然覺得輕鬆了起來,向日說的沒錯,紫羅蘭真的能理解。

「那我也是妳的前三名嗎?」

「當然!」抹去眼淚,小草非常用力的點頭,然後跟紫羅蘭相視而笑,在這一笑過後,小草的心中才真正地無了芥蒂。

「好!既然誤會解開了,那麼我也來幫忙吧!大餐大餐!」真是賺到了,嘿嘿~

「不行!」聽到紫羅蘭這麼說,小草十分堅決地把人給推開,連著那團呆滯在半空中還沒有回神的毛球一起,推出了廚房外,「你們兩個乖乖坐著等開飯,一切交給我吧!沒問題的!我在腦子裡演練過很多次了!」

演練很多次?腦內演練的可以算數嗎?還有,「裡頭可是有六大袋的食材耶,妳一個人……」怎麼說也太累了吧?

「沒問題的!我有秘密武器!」

「啊?」啥米秘密武器?

本來想要問一下的,可是小草說完之後就匆匆地鑽回廚房,口中不忘提醒:「不可以進來喔,等一下向日跟店長如果來了也不可以讓他們進來,我會給你們一個驚喜的!」

小草的身影就這樣從紫羅蘭的視線中消失,緊接著廚房就開始傳出了各式各樣的聲響,水聲、刀子切東西的喥喥聲、煮水……等等,乒乒乓乓的好不熱鬧。

紫羅蘭一臉呆呆的傻坐在飯廳的座位上,突然覺得無所適從起來。

以前這個時候她都是跟著進去廚房裡幫忙的,雖然她能幫的忙不多,頂多就是切切小黃瓜洗洗菜……噢,等等,自從她切黃瓜切到手之後,小草連黃瓜都不讓她切了……

……

…………

所以她最大的作用就是坐在飯廳等著吃白食嗎!

紫羅蘭悲傷的趴在桌上,對這種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自己感到非常可恥,但是、但是!這是不可抗力啊啊啊!

她很想幫忙的,就算幫不了太多,也至少讓她跟在旁邊學習幾下嘛,這樣以後說不定有機會親手煮點什麼給坊嬤嬤吃,仔細想想跟坊嬤嬤生活的時候都是叫外食,沒辦法,兩個都不會下廚,也沒有這方面的天份,硬要進廚房的結果肯定很慘烈,她們都不想這麼為難自己。

大力嘆了一口長氣,紫羅蘭非常沒形象的趴在桌上,這時她才注意到慕斯,那一團若有所思的樣子熟悉的叫她發毛。

這副模樣,不就是先前努力隱瞞她有關禮物事情的樣子嗎?

「喂,毛球,你又在想什麼了?」有些緊張的坐起身來,她很嚴肅的看著那團毛,這個……該不會又出了什麼她不知道的大事吧?

『嗯?』攤在桌子上,毛團有些無精打采,發現自己這種躺法實在很不雅觀後,牠慢慢的爬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紫羅蘭,問妳一下……』

「問啥?」

『妳……即使只有一瞬間,妳真的有想過乾脆就這樣生活下去嗎?』牠的目光有些茫然,小草跟紫羅蘭剛才的對話對牠來說是頗大的衝擊,牠幾乎是瞬間就想起跟青年之間的對談。

那麼,這也是紫羅蘭的期望?

當時的青年有意無意的撥著琴弦說道,臉上是一派的雲淡風輕。

紫羅蘭也跟你們抱持著同樣的想法嗎?她也一心祈求著你們所說的簡單幸福?

青年溫雅的嗓音輕輕問著,而牠……不管是當時還是現在,都無法知道答案,尤其是在廚房聽過紫羅蘭的自白之後,牠變得更不明白了。

自己的這種堅持,真的是好的嗎?

紫羅蘭真的希望這樣嗎?雖然她表明了要將選擇權拿回來,但是……她最後真的會選擇普通人的道路嗎?如果不會的話,那麼牠就只是單方面地將自己的心願強加到他人身上而已,根本不是什麼「著想」。

紫羅蘭沉默了一陣,在這段安靜的空檔裡,慕斯表面上看起來還是一團正常的毛,但骨子裡卻是有如大浪驚濤般,上上下下的沒半點平靜,半晌過後,紫羅蘭才緩緩開口。

「其實,我也不知道……」

『妳不知道?』

「怎麼說呢,這就是兩條擺明了不管選哪邊都一定會後悔的路,而明知會後悔了,卻不得不選一條走下去,我有想過,既然都會後悔,那不管選哪條都一樣吧?所以,如果說你問我有沒有想過乾脆就這樣下去,答案是『有』的。」

慕斯的臉蒼白了一陣,幸好現在牠是團毛,看不太出來,『是有的嗎……』

「嗯啊,可是,我覺得這跟你心裡所想的那種『有』不太一樣,當然啦,我也就這個選擇好好的思考過了,畢竟取回時間這種事情不一定會成功嘛,要是真的沒辦法了,我總得給自己做個心理準備吧?」

雖然是抱著一定要成功的決心,但是有決心跟能不能成功一直都是兩碼子事,這種事很看天意的,所以她在下完決定之後,就好好地開始給自己做心理建設了。

「我很喜歡現在這樣的普通生活,但如果真的沒辦法的話,我想,我還是會努力去接受現在這種時間停止的狀況,畢竟這東西不是你喊不要就能停下來的。」這段話紫羅蘭說的很小聲,她知道這是喪氣話,說出去只會打擊大家的鬥志,尤其是小草,要是讓她聽見了,還真不知道會引起什麼反應。

「嗯,這就是我的回答了,只限於這個餐桌上講啊,你等一下就給我連同晚餐一起消化掉,不准說出去!」這種消極的想法她才不想讓人知道呢,紫羅蘭嚴肅無比的瞪著毛球,卻見到毛球更嚴肅的回望她,「你幹麻?」

『妳還真的是走一步算一步啊。』

「不然還能怎麼辦?」對方可是她的頭頂頂頂師傅,面對這種存在,誰能有百分百的把握?至少她絕對沒有,「實力差太多了,也只能這樣啦。」

『拿出妳的志氣來,妳的志氣呢?』

「志氣什麼的當然有啊,」沒好氣地,紫羅蘭哼了哼,「我身上這個叫做國王的志氣,要聰明人才看得到的。」挺,她高高的抬起了頭來,活像在宣佈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

「……」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妳的意思是說我是笨蛋嘛!』吼吼!是可忍熟不可忍!

「我沒那麼說,是你自己要承認的,對號入座怪我囉?」

『虧我這麼擔心妳!妳這死小孩把我的擔心我的傷神通通還來!』

呃。

紫羅蘭突然一陣底氣不足,這個,說起來她對慕斯的關心還是很感動的,你知道,長年離家的孩子對這種事情特別沒有抵抗力,這也算是紫羅蘭的軟肋,就算嘴巴上一直說不在意,也不過是傲嬌的一種表現而已。

就在她不曉得該怎麼回應的時候,救星般的聲音響起,是家裡的門鈴。

噢!向日!來的好啊!

「一定是他們來了,我去開門!」握緊拳頭,紫羅蘭一個箭步就衝了出去,遠遠地逃離了廚房的範圍,這也算是變相的示弱吧,她快步來到門前,手腳飛快地將門給打開,然後就愣住了,「啊咧?」

不是外頭沒有人,而是門外多了一個人:「老闆娘?」她有些呆呆的看著站在門外的月見,奇怪,小草什麼時候也邀請了老闆娘過來了?

「不歡迎嗎?」面對紫羅蘭的驚愕,月見只是柔柔的笑著。

「啊不、不是的,怎麼會不歡迎!我只是在奇怪老闆娘怎麼會突然跟她們一起過來。」感覺就像提前約好的一樣。

「只是巧合,」向日解釋道,「我們剛從另一邊回來的時候,老闆娘剛好路過那附近,就順道過來跟我們確定開幕花圈的事情,然後……我們就一起過來了。」說著半帶保留的實話,向日沒有提到關於她跟老闆娘提的那些小草的心境問題。

「嘿、不說這個啦,小紫羅蘭,你就這樣把我們晾在門外嗎?」店長從向日後面鑽了出來,一臉好奇的往裡頭打探,「喔喔,這就是你們的家啊,看起來真是不錯……」空間很大環境清新,他們的咖啡店二樓根本沒法比。

當然,這是以人類的視角去看,要店長自己來說的話,他還是比較喜歡店門口那個木製信箱的,可惜只有變成鴿子的時候才能住進去,這是他心底最大的遺憾。

題外話,其實店長有個小小的夢想,就是以後可以自己打造個巨大的鳥窩,讓他在人形的時候也能住進去,這個夢想他只跟向日說過,而在看完對方的反應過後,他就決定以後不要再跟別人說這個夢想了。

哼,鳥窩很美好,沒當過鳥的人才不會懂呢!

題外話結束。

「咳嗯,請進,」被店長一個提醒,紫羅蘭這才想起她居然把三個人都擋在門外,作為主人來說這真是失禮的事情,只見她乾咳了幾下後側身讓三人進門,順手把客人用的拖鞋給拿出來,「家裡當然是很不錯的,我們每天都有打掃呢!」

「呵呵,看得出來,」老闆娘說,她是落在最後一個進門的,進來的時候,正好跟遲遲飄來的慕斯對上了眼,「好久不見啊,慕斯。」

『……巧合?』沒有回應老闆娘的問候,慕斯看著對方的手,『妳是因為湊巧,所以才過來的嗎?』

「這個嘛……」穿好拖鞋,月見保持著她的溫婉笑意,看著紫羅蘭拉著向日跟店長走向飯廳的身影,她的微笑越發溫暖,「你知道的,我是開花店的人,除了照顧花朵之外,偶爾也會兼差做一些送花的活兒。」

一語雙關甚至三關,老闆娘輕巧地說著,「這次,是有人讓我送花來的。」

有人讓她送花來?是誰?

慕斯的心裡有兩個人選,但是牠不確定哪一個才是對的,又或者是兩個都是錯的,不管答案是哪個,這都不是最重要的部份,重要的是,『那個人,讓妳送來了什麼花呢?』

「提前說出來就沒有驚喜了,」老闆娘呵呵笑了下,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慕斯,你知道嗎?傳說啊,花是希望……」

她悄聲地說,彷彿聲音再大點就會驚擾到什麼似的,而就在這個時候,她的雙手上隱約有奇妙的流光閃過。

傳說,花是希望。

 

--

我是開花店的人 照顧花是理所當然的事

而將花兒們帶到有緣人的身邊 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你知道月見草的花語嗎?

那就是默默的愛,與不屈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草 的頭像
小草

花語工坊

日京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